荆门翻译公司 荆门翻译公司 荆门翻译公司
123

洪灾中挺起担当的脊梁 ——写在荆门人民抗击六轮强降雨取得阶段性胜利之际

荆门翻译公司推荐阅读,版权归《荆门市政府网》所有,转载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880.8毫米!又一个载入荆门史册的数字。

  7月19日0时至7月20日12时,短短的36个小时里,沙洋县马良镇降雨量880.8毫米,突破湖北省有气象记录以来的历史极值。全市有28个气象站点监测降雨量超过400毫米。546座水库超汛限或溢洪。

  “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

  “党员干部跟我上!”

  “这种牺牲是必须的!”

  ……

  一波接一波的洪灾,再次让这些响亮的话语久久回荡在人民群众中间。

  提前两年谋划,百道命令科学指挥,万名干群奔赴一线。谁能够把这一一述说?唯有脚下,我们深爱着的这片土地,铭刻着奋不顾身的营救、泪流满面的分洪……

  从6月18日入梅,到7月21日出梅,历史长河中短短的34天,荆楚门户上演着战天斗地的壮举和豪情——从面对到奋战,再到击退,洪魔在这里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击;300万荆门人民挺起担当的脊梁,用智慧和力量打赢了这场惊涛骇浪的防御战,矗立起一座众志成城的丰碑。

  雨过天晴,海慧沟两边,山洪冲刷过的痕迹触目惊心:滑坡处黄土裸露,树木倒伏,河床布满瓦砾和杂木。

  海慧沟是荆门城区行洪通道,两边低山丘陵,承雨面积8万平方米。6月30日16时至7月1日3时,荆门中心城区降雨量240毫米。

  “海慧沟具有山区河流的典型特征,落差大,洪水来势猛,陡涨陡落,爆发力强,可瞬间摧毁阻挡物。”水利专家这样定义。

  可是在一年前,海慧沟河床上布满了3.7万平方米阻水建筑,368户居民住在这里,海慧沟被挤成一条宽不过3米的“下水道”。

  2015年,市委书记别必雄上任不久,就把拆除海慧沟违法建筑作为城区拆违的“一号工程”。

  丁桃林以前住在海慧沟半山坡上,每逢暴雨,总是提心吊胆,怕山体滑坡,怕洪水拍门。今年,暴雨来袭,他一点都不担心。他知道,海慧沟河道两侧的阻水建筑拆除后,中心城区生命通道上的“悬顶之剑”基本消除,山洪再也威胁不到他了。

  如果说违法建筑的拆除,让中心城区的市民吃了定心丸,那么,对290座小型水库水雨情遥测站进行改造和信息化建设,对164座病险水库实行控制水位运行以及在全市开展的群防群测工作,则让农村居民安了心。

  7月7日,京山县孙桥镇王泉庙村的村民给巡堤的管护员汪良发送来了热饭,要不是他第一时间发现塔沟水库的险情并上报,下游的上千名村民都有生命危险。汪良发说,这多亏上半年参加的群防群测培训,让他提高了警惕和辨识能力。

  不靠近大江大河的荆门,在2007年、2008年曾发生两次洪涝灾害。从那时起,不管汛时平时,不管晴天雨天,荆门人抓防汛从未松懈。

  荆门将160多个10万立方米以上的堰塘纳入中小型水库统一管理。从2013年开始,水务部门对全市700多座中小型水库修整加固。

  今年梅雨期前,各县市区、武警支队、公安消防、河道堤防管理单位等相继开展防汛抢险应急综合演练;全市分级培训市、县、乡、村四级防汛人员1200人;市防指将全市所有水库库存水位下调0.5至1米,提前腾库。

  凡事预则立。所有的准备,都是为了更有效地应对洪灾。在这场“如期而至”的战役中,荆门人第一次有底气说:我们准备了,我们能顶住!

  水火无情。强降雨考验的不仅仅是江河水库的“肚量”,更考验着荆门人民的应战能力。如果不是对这片土地了如指掌,如果不是在杂乱的信息中作出科学的研判,这场与洪魔的对抗,如何获胜?

  34天,近百条防指命令。这,是一种怎样的状态?

  6月30日,夜幕降临,狂风暴雨席卷大地。

  市委书记别必雄、市长张依涛等市领导第一时间赶赴市博物馆、深圳大道、苏畈桥、亿达花园等重点渍涝区域了解情况, 现场成立临时党支部,指挥排涝和救灾工作。

  中心城区苏畈桥社区工作人员发现泉口河新村第七排居民楼出现墙体开裂。228户727名受灾群众很快被紧急转移。

  同一时间,重点水利工程市级责任人赶赴现场。

  7月1日12时,钟祥市石门水库水位陡升至93.05米,超汛限3.05米。市防指科学调度,将水库下泄流量由50立方米/秒提升至170立方米/秒,同时在下游适宜河段主动分蓄洪,确保了大坝和下游群众的安全。

  “屈家岭管理区罗汉寺办事处、长滩办事处张柞生产队段面开口分洪!”指令通过屈家岭管理区防汛工作群,传达到每个工作人员。

  7月19日凌晨的暴雨来得更加猛烈。短短几个小时,马良镇告急!黄荡湖流域告急!!天门河流域告急!!!

  市领导别必雄、张依涛、孙兵、郑中华迅即赶赴重灾地区,坐镇指挥。

  凌晨5时,沙洋县防指发出命令:要求马良镇紧急转移危房户、受淹户。

  “水利部门迅速核算黄荡湖上游来水、承雨量以及下游排水量。”8时,在沙洋县大碑湾泵站,一个临时指挥部成立。

  “所有42.5米以下区域的人员迅速转移;堰塘分洪一定要在洪峰来临前执行完毕……”

  与此同时,屈家岭防指发出命令:“暂停一切工作,各级各部门迅速到防汛一线。”正在筹备的项目集中签约仪式戛然而止,很多干部来不及换下接待客商的西装,直接冲到一线。

  市防指迅速调集武警官兵100多人、近10艘冲锋舟,分赴屈家岭管理区和沙洋县黄荡湖流域帮助当地转移受灾群众。

  荆门市再次启动防汛四级应急响应。京山县、沙洋县、屈家岭管理区启动防汛三级应急响应。钟祥市、荆门高新区·掇刀区、漳河新区启动防汛四级应急响应。

  雨水量一分钟一分钟地持续加码,是守堤还是行洪?市防指要求各地在保证人民群众安全的前提下,有准备地行洪。

  7月21日19时,长湖水位上涨至33.15米,超保证水位0.15米。

  7月22日1时,沙洋县毛李镇彭冢湖分洪;7月23日10时,幸福垸分洪;7月23日17时,乔子湖分洪。

  ……

  34个日日夜夜,面对一轮强过一轮的六轮强降雨,荆门的干部群众用一个又一个奇迹,向世人证明,面对洪涝,只要科学应对,就能以最小的损失,换来人民群众的最大安全。

  (四)

  从分洪口“夺路而逃”的滚滚洪流,席卷大地一泻千里,冲进街道两边的房屋,吞噬着一望无垠的玉米地和稻田……

  “一定要确保群众的生命安全!”7月1日,面对严峻的防汛形势,屈家岭管理区各办事处开始有序转移受灾群众。随后,医务、志愿者服务、食品安全检验、卫生防疫、后勤保障等应急小分队相继到位。

  屈家岭管理区何集办事处西湖社区78岁的徐乃亮,至今没有亲眼看到洪水冲进自家房屋的场景。在安置点,他领到了干净的棉被,每餐都能吃上新鲜的蔬菜,驻点医生还为他做了简单的身体检查……

  和徐乃亮一样,在这一轮强降雨中,屈家岭管理区因灾转移的22802人都得到了妥善安置。

  还是在屈家岭。7月21日14时,长滩办事处张柞生产队的居民楼依然淹没在近2米深的洪水中。一组组长陈大元和居民陈大军再一次游到居民楼前动员群众转移。50多岁的丁家山坚决不撤离,他俩只好每天冒着危险来回游几次,查看丁家山的情况并送来矿泉水和面包。当日下午16时,前来救援的武警将丁家山强制转移到安置点。

  7月19日凌晨2时起,沙洋县大部地区再次普降大到暴雨,局部地区出现“坨子雨”。

  上午8时,高阳镇启动了黄荡湖周边群众转移安置工作。本次转移安置涉及到黄荡湖渔场、高阳村、新贺村、贺集村、吕集村、王集村及刘庙村200多户,共400多人。转移预案中详细标明了每个村转移人员所在位置、转移路线以及负责转移的干部。

  “还以为没人知道我在家里呢,救我们的干部说,不会漏掉一个人!”回想被救出的一幕,高阳镇贺集村1组农民贺加美心有余悸。

  暴雨中,公安、消防、武警以及各地干部组成的救援队或驾驶冲锋舟,或开着铲车、大型农机具,在受困群众与安置点之间穿梭。群众获救,在安置点喝上热水、吃上热饭,可他们却穿着不知湿透多少遍的衣裤,啃着干粮,不眠不休地奋战在一线。

  六轮强降雨,荆门市167万人受灾,14.5万人紧急转移。

  “现在在安置点挺好的。有政府,我什么都不担心。”徐乃亮说。

  (五)

  “我们守护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小家,更是这片土地上所有老百姓的家。”“这种时候,我是党员,我不上谁上?” ……

  这不是豪言壮语,这是在防汛一线听到的最朴实的语言。

  转移、分洪……一连串的决策背后,是人民群众的美好家园和万顷沃土,冲在一线、默默奉献的,是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热土上的善良的人们。

  眼望滔滔洪水,任何人的内心都会陡然升腾被两种情愫:人,是何其渺小;人,又是何其伟大!

  34天,数十万人的奋战,数百条会商结果,分流的是洪水,巩固的是堤坝,保护的是群众,而挺立的,是脊梁,是精神——防汛现场“灯光不熄,人员不散,信念不变”;万千勇士冲锋在前,确保不溃一口、不倒一坝;灾区民众舍小家保大家,无怨无悔。

  6月30日晚,钟祥市石牌镇皮集村、胡冲村部分地方积水深达2米以上。刚完成市博物馆抢险任务的市消防支队政委王明华顾不上休息,迅速率部驰援胡冲村,逐户排查,12个小时里搜救被困群众161人。

  7月20日16时,沙洋县境内拾桥河水位暴涨,20时水漫过圩堤,流向民垸,韩场村告急!翌日凌晨2时,市武警支队30多名官兵赶到盘山渠与拾桥河的连接口。经过一天一夜的奋战,韩场村守住了。

  7月3日中午,正在街面执勤的钟祥市公安局应急巡防队队长韩烈海接到指令,立即带领队员和武警消防官兵奔赴钟祥市长滩镇集结待命。翌日凌晨5时,指挥部决定排除险情。韩烈海第一个跳进湍急的河水中,打下第一根铁桩。随后,民警和武警消防官兵一个个站在水中,手挽手组成“人墙”以减缓水流,岸上的群众迅速打下一根根铁桩。经过连续20个小时的苦战,5日晚21时许,大堤成功合龙并加固。

  洪水,能冲毁家园,却冲不垮共产党员“人民至上”的信念。

  在抗击第五轮强降雨期间,屈家岭管理区长滩办事处徐洼生产队党支部副书记、副队长宋德福一连五天五夜没回家。一身衣服湿了干、干了湿,双脚长期在雨水中浸泡,已经溃烂,无法穿鞋,他就地取材用塑料袋把脚裹着,依旧巡堤、守泵、排涝。

  当日17时,天门河上游的张柞生产队境内漫溢分洪,宋德福和党员干部连夜组织150多名群众安全转移后,又冒着齐腰深的洪水返回泵站抢险护堤。老伴说家里进水了,他说你先帮忙转移群众;孩子说田被淹了,他说你只管坚守自己的岗位。

  张勇亮,屈家岭管理区罗汉寺办事处向家河生产队一户水产养殖户。从洪水来临的那天起,他就没回过家,180多亩龙虾、螃蟹留给怀孕的妻子和年迈的父亲守着。“我是复员军人,又是党员,洪水来了,自己就算有一万次选择,也只会选择顾大家,家里的损失再想办法。”

  站在堤坝上,回望这片土地、这里的人民,我们看到的是公而忘私、默默奉献的坚韧,看到的是舍小保大、志守家园的豪情。

  (六)

  赶上了,就是一种使命!

  长湖,沙洋人心中的“母亲河”,水面空阔,无风亦澜。一位在荆门城区工作的干部说:几十年过去了,记忆中抹不去的,依然是故乡那甜甜的长湖水。

  可当第六轮强降雨到来时,长湖儿女第一次见到它狰狞的面容,湖水一浪接着一浪冲向大堤。

  “长湖是悬在荆州人民头上的一缸水!”

  7月21日22时,长湖水位33.22米,超保证水位0.22米,直逼历史最高水位33.29米!

  7月22日1时,沙洋县毛李镇彭冢湖分洪,揭开了长湖分洪的序幕。这一刻,130名群众噙着热泪,看着湖水一点一点淹没自己的家园。

  为了保卫大荆州,长湖围堤内有3个内垸需要分洪,2000余人需要紧急转移。

  世世代代与湖为邻、与水为伴,看惯了长湖水浪打浪,闻惯了稻香听惯了蛙鸣。如今,为了下游百万人民,却要与家园和丰收短暂作别。百里长堤无言,青青杨柳作证,告别家园的脚步,是那么不舍,又是那么坚定……

  张年家,毛李镇高兴村8组村民,辛苦种的10多亩水稻正在灌浆,“最多还有15天,就能收获了。”转移前,这位农人扯了一把稻穗放在包里,藏进心房。

  同组的张良怀,看着堤边两个鱼池慢慢被淹没,他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盘算损失。

  为了让长湖水位快速下降,7月22日下午,毛李镇高兴村又组织群众在堤上挖了14个直径1.5米、深2米的药室,进一步扩大分洪口。

  随后,幸福垸分洪,12户29人转移;乔子湖分洪,511户1871人转移。

  (七)

  洪水已然退去,大地尚需疗伤。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邻里相帮,患难相恤,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更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生动写照。滚滚洪流浊浪滔天,拦不下佛山菠萝救援队等8支民间公益救援队伍60多人的坚毅脚步;酷暑炙烤着大地,挡不住成千上万爱心人士的涓涓细流。8月1日,“风雨同舟 大爱荆门”在荆楚门户激情上演,我市各渠道收到募捐善款5000余万元。危难面前,我们中华民族这个大家庭强大的向心力和凝聚力更加凸显。

  灾后自救、疫情防治、恢复重建,这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持久战。

  恩格斯说过,“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也许我们无法回避灾难,但我们可以选择如何面对灾难,是担当者的勇气将人类无数次劫难,砌入文明演进的长河。

  灾后的荆门,发展的心情更为急迫。7月23日至24日,汛情稍有喘息,我市立马举行第二季度项目建设和招商引资拉练活动;7月25日,市委召开全会,明确提出加快补齐短板、奋力换道超越;7月底8月初,市委书记别必雄率队马不停蹄地赶往上海、武汉开展招商活动。

  多难兴邦。这场灾难让我市遭受了重大损失,但也锻炼了干部雷厉风行、迎难而上的作风,锤炼了团结向上、求真务实的城市精神,这是今后我们做好各项工作的宝贵财富。

  经受了这场百年难遇的洪灾考验,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座城,这批人,必将继续挺立担当的脊梁,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展现英雄的荆门应有的作为。(记者 杜大权 彭文洁)





热门城市:
区县翻译 :

在线客服

QQ客服一
在线客服QQ10932726
QQ客服二
在线客服QQ10932726
QQ客服三
在线咨询